2009年12月29日 星期二

惡之華

〔警告︰這一篇是很很很無聊的。〕
我想以後再沒有人會相信我是很忙的了。

吃過晚飯,就和棋尹女士開始發了癲一樣砌這一盒3D puzzle。明明原意是來探望SG陪玩UNO的,全都忘了。SG也樂得看著兩個著魔的人為著他的聖誕禮物(是,是我買的,自作孽)在客廳裏畫圖、認圖樣、編號、分類、再分頭從花萼及花心砌起來。看來簡單實則好鬼麻煩,說明圖樣不倫不類。不過那粗製濫造的品質好像是這個玩具最誘惑的地方。

好久沒有這樣專注過。腰痠背痛,眼矇心跳,越來越沉默。為了爭取時間,甚至建議開車送棋尹女士回家。但結果為著某人越來越嚴厲的眼神在11時前被逼放棄。來回粉嶺和荃灣一趟,打點SG睡覺以後,再來。凌晨1:30AM完成。一切不過因為有人說︰「這是設計有問題的puzzle,砌不到的。」但實情是,砌得到的。

這44片塑膠讓我非常振奮,看來堅持還是有點意義﹗但問題是,一、我明早能好好醒來工作嗎?二、一般人玩3D puzzle真的要二人合力五小時才完成嗎?……五小時青春,一去不返,邪惡啊。

2009年12月25日 星期五

Christmas from 2046

〔一聽就想起2046裏板間房間的聖誕節,60年代的香港,無可救藥的kitsch也艷。事實上最完整一次聽到就是在2046的soundtrack,當然在商場與其他電影配樂中也聽唔少。想不到Nat King Cole原唱版的表情這麼豐富。不過Nat King Cole先生,如果你的聖誕節有我這樣忙,你的表情就不會這樣豐富了。〕

The Christmas Song (Chestnuts roasting on an open fire)

Chestnuts roasting on an open fire,
Jack Frost nipping on your nose,
Yuletide carols being sung by a choir,
And folks dressed up like Eskimos.

Everybody knows a turkey and some mistletoe,
Help to make the season bright.
Tiny tots with their eyes all aglow,
Will find it hard to sleep tonight.

They know that Santa's on his way;
He's loaded lots of toys and goodies on his sleigh.
And every mother's child is going to spy,
To see if reindeer really know how to fly.

And so I'm offering this simple phrase,
To kids from one to ninety-two,
Although its been said many times, many ways,
A very Merry Christmas to you.

詞也是出奇地簡單和溫暖,細節豐滿,歷歷在目。送給我所有的朋友,from one to ninety-two...當然,還不只這個。聖誕佳節,同場加映——IE瀏覽器上的免費翻譯,好正呀﹗(sponsored by Google)

聖誕歌曲(栗子燒明火)

栗子燒明火,
傑克弗羅斯特萌芽你的鼻子,
聖誕季節唱頌歌是由一個合唱團,
和伙計打扮像愛斯基摩人。

大家都知道,土耳其和一些槲寄生,
有助於使本賽季的光明。
小小孩們用他們的眼睛都發紅,
將難以今晚睡覺。

他們知道,聖誕老人的途中;
他裝很多玩具和好吃的東西在他的雪橇。
和每一個孩子的母親將進行間諜活動,
要查看馴鹿真的知道如何飛行。

因此,我所提供的這個簡單的詞組,
給孩子們一到92,
雖然它已經說過很多次,許多方面,
一個非常祝你聖誕愉快

Machine translation萬歳﹗(最愛孩子母親的間諜活動﹗)
正在看我網誌的朋友,親愛的,merry christmas。

2009年12月24日 星期四

Silent...silent...

〔一直好想在平安夜貼這一首歌。去年錯過了,今年不能錯過。聖誕節,快樂不快樂都是那麼千篇一律。Thom Yorke不對稱的眼睛讓他的臉有一種平靜的勻稱感,他的歌,也是如此。Freakily beautiful, total bizarre〕

Radiohead - No Surprises

A heart that's full up like a landfill,
a job that slowly kills you,
bruises that won't heal.

You look so tired-unhappy,
bring down the government,
they don't, they don't speak for us.

I'll take a quiet life,
a handshake of carbon monoxide,

with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Silent silent.

This is my final fit,
my final bellyache,

with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please.

Such a pretty house
and such a pretty garden.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get me outta here),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get me outta here),
no alarms and no surprises, please.

沒幾個人知道︰我的左右眼也是不對稱的。所以我自覺很明白這首歌。也不知是否因為這不對稱的主題,我弄了好久影片還是不能置中,還是向右邊溢出。像我這樣的一個形式主義者,這是很難忍受的。傾側的平安夜。

2009年12月23日 星期三

在九龍公園的肚內苦尋字花園

〔SG主動要求合照的一首詩。他的母親說︰「你知道這首詩說什麼嗎?『在九龍的肚內苦尋中國』?很黑暗啊,而且你又穿黑衣服,影不清楚的……」SG只說︰「你影吧。」然後就擺出他的指定pose: 閉目。〕
九龍公園之中國花園——擬南來詩人

陳滅

在九龍的肚內苦尋中國
聽說那一角已變成灰燼
這一角剩下灰和泥,這一片湖
細看不過是滋生蚊蠅的積水

在昔日軍營高地幻想中國
繞過起伏的迴廊與亭台
洞窗框住了殖民建造的香港
教我用殘損的腳步回來

另一角剩下灰和泥,另一片工地
該是我曾居住的重建前的樓房
暗淡下去的公園是否深深埋藏

九龍或中國那已逝的蓬萊?
我把全部的力量運於腳掌
重重寄予香港更殘損的幻想

關於閉目,其實還有這一張。表情看不清楚,但從兩位被阻路人的身體語言可見︰這個細路到底正在「用一首詩的時間聽鸚鵡悲鳴」嗎?要聽到幾時呢?
結果我們還是不能找齊11個字花園的裝置(就像印花永遠不會集齊),但那天你非常溫柔與和氣,跑來跑去,只有我和你。還有在文物探知館外非常耐心地做博物館模型,有相為證。這種時候看著你,的確會覺得︰一切都是幻覺。你很好,從來都很好。我們不過要在這世界裏為你苦尋一個定位。是這樣嗎?我多麼希望可以相信一位叫LCL的哥哥,那天他跟你的父母說︰「是啊,信我可以了,不用信醫生。」他們聽了多麼快樂。

2009年12月16日 星期三

Christmas Time is Here (Again)

〔My Charlie Brown Christmas! 天可憐見,終於成功。雖然還不是慣常用的blogger框框,美中不足,總是如此。〕

連日來查詢的朋友一定很失望,但我早說過這只是很無聊的兩分鐘短片啊。一切不過是因為︰

'Christmas is coming, but I'm not happy.'

但不是為了故作寂寞,而是真的愛死了Charlie Brown和Linus那種真實的童稚聲音﹗誰說孩子的聲音像天使、像銀鈴?真實的孩子,都是這種沙沙啞啞的嗓音,吃糖太多、喝水太少、整日無話、星期天醒來悵悵惘惘的,就是這種聲音﹗SG昔日的鄰居心樂妹妹,一開聲簡直就是周迅﹗(樣子也是周迅﹗貓一樣靈。)

花生裏的朋友都在了,整整齊齊,Linus, Lucy, Sally, Schroeder, Peppermint Patty, Pig-Pen 都在滑冰,多麼開心。Pig-Pen永遠塵土飛揚,大家都愛找他。如果世界像花生也不錯,一班各有人生哲理的天才兒童,天天坐黃巴士上學清談去也。

Christmas Time is Here 當然也 painfully beautiful。為什麼?跟據上次跟HY的表白所得,大概是小時候聖誕卡寫得太多,對聖誕樹、火雞、報佳音、火爐、雪、溜冰鞋都有過度的幻想。長大後發現生在香港這個南國之都,是永遠無所謂真正聖誕的。見到花生裏這地道的美式聖誕與童年,那Christmas carol,自然成了靡靡之音。而幻想太多會痛苦,這是誰都知道的硬道理。

2009年12月15日 星期二

默溫

〔改考卷中。〕
Separation
by W. S. Merwin

Your absence has gone through me
Like thread through a needle.
Everything I do is stitched with its color.

在無邊無際的考卷之海,偶遇這麼一首引用完整得當的好詩,怎不叫人把積儲的淚水一併流出。
害我花了好大力氣才能給出一個公平的分數。

至於為什麼要貼一張Vivien Leigh呢,就不用猜了。連貼者都幾乎說不上來,都幾乎想忘掉。

2009年12月13日 星期日

我沒夠到雲彩,並不等於雲彩不存在。

〔連續四天上載短片失敗,那是一段很無聊很感人的短片啊﹗上次跟HY解釋為什麼聽聖誕歌會「中邪」時辭不達意,好不容易找到了那段Charlie Brown Christmas,卻不讓我侵權上載,好吧好吧,注定不能風花雪月。那麼先說一件熱血事︰西九香港文學館諮詢。〕第一次出席相關的公開活動,被說「你終於出現啦。」頗覺慚愧。但我要說的不是今天諮詢會重點內容摘要,那有專人負責,不用重複。而是,我的的確確第一次體現到「原來董生也會疲倦。」董生不是natural high或經常up-beat的人,但工作到手他總是非常樂觀沉著地完成。今天卻在不過不失又頗有金句與願景的一場諮詢會後,感到︰「越是接近成功,越是離心與渙散」的荒誕情緒,是我沒想到的。

我毫不懷疑今天到場的以至沒有到場的一些人對香港文學有滿滿的熱情,但有時候回心一想,熱情畢竟是很私密的東西。要把個人或眾多的個人熱情歸納、匯流、轉化、再呈現為公共擁有的空間和經驗,我不會說沒可能,但怎樣也不會容易。就如我們看美麗的《大騎劫》,不過幾格,看到「原來信是阿黃寫的」——記得《剪紙》的話,輕則會心一笑,重則低迴不已,幾近於禪。怎樣把這種inside到不行的愉悅變成文學館經驗呢?你問我,我說你必須相信世上有天堂。

所以,寫到這裏我發現還是在風花雪月,死性不改。粉紅BY,今天很高興見到你,在暗藍得視野不清的兆基書院門外,遠遠見到你們幾個橙紅色的煙頭在夜色中去了又來,感覺到一點你們的青春與無所謂的氣息。不為什麼地為文學消磨一個星期天的下午,總是美好。文學館也許很遙遠,但人的接近可以電光火石可以馬上存起。

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

Once in a two-moon

〔要找two moons的照片網上還真不少,不過也是合成的居多。這陣子要看「兩個月亮」照片的說不定都是Murakami 的粉絲吧,有誰幫幫忙弄個「高圓寺兒童遊樂場滑梯上的兩個月亮」合成照來看看就功德無量了。〕
陰雨連綿的兩天偷時間重看了《1Q84》,不得不佩服,董生。可以讓我在該忙死了的季節裏重新翻閱那近八百頁,而有了重新激動寂寞近乎淚的理由。不可思議。

可是由於你事先跟我張揚了會寫它一寫,我也再度跌入有口難言的半啞狀態。已經有人在問我所謂「叮噹大雄版」的《1Q84》到底是什麼回事了,我只能說,用心者不會看不到。雖然我看第一遍時也不幸是個不用心者。

另一精彩預告︰村上與大江的影響關係——線索就在「空氣蛹」。它竟在大江的《燃燒的綠樹》出現過的,是一切社團教派本質的精彩轉喻︰羅織、中空、無核心之信仰與狂熱。

當然最震撼的還是那個叮噹大雄……天吾與青豆的「純愛」之過份本來令我一度大惑不解幾近擲書,但經過這一詮釋,就覺得這純愛之不可理喻正是其寫實之處。寫寂寞之實。一個健康正常,生活料理得妥妥當當的三十歲男子,在東京都,可以寂寞到什麼程度?多年前看英姝的《無伴奏安魂曲》,讀到「因為寂寞而殺人」已經十分黯然;現在——「我要把深深愛我的你創造出來」實在比「我要把深深愛我的你殺掉」更可怕。

這陰雨連綿的兩天,清晨、午後、傍晚、深夜、黎明,一點一點地看,差點把自己織進一個情感的空氣蛹之中,至使在某個合上書的剎那,會輕輕地在心裏問︰「親愛的,你是誰?」

好在兩分鐘後恢復過來。兩個月亮的世界,畢竟不大健康,偶一為之好了。要看照片,我還是比較喜歡以下的一幀,幽默感滿滿的,激死你。各位觀眾——
Two Moons...

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

一二三

〔清晨收到你的信,怎不欣喜呢?還說給我寫「手紙」是你今天要做的第一件事。但今天可是你的「123」tanjobi 啊。回信時竟忘了給你祝賀。感謝你給我的身心食糧︰六小時的buffet,以及一封tanjobi清晨寄來的信,實在難忘。我只可以說,有你我就不怕本命年了。呵呵。〕
〔估吧估吧,估我為什麼會貼這幅相吧。〕

高橋睦郎

寫信
給你寫信
可是,在我寫信時候
明天讀信的你
還尚未存在
你讀信時
今天寫了信的我
亦已不復存在
在尚未存在的人
和業已不復存在的人之間
的信函存在嗎?

讀信
讀你的來信
讀業已不復存在的你
寫給尚未存在的我的信
你的筆跡
用薔薇色的幸福包裹著我
或浸泡著紫羅蘭色的絕望
昨天寫信的你
在寫完的同時
也放棄了存在的光源
今天讀信的我
是那時沒有存在過的眼睛
在不存在的光源
和沒有存在過的眼睛之間
的信的本質
是從不存在的天體
朝向沒有存在過的天體
超越黑暗送到的光芒
這樣的信存在嗎?

P. S. 是的,BD,這是詩歌節開幕朗誦會中偷運出來的。之前信誓旦旦要每場必到的我還是慚愧了,害我都不敢覆你的missed call。但是開幕那一場我還是津津有味地待它慢慢地overrun啊。散場後與久別重逢的CCC到馬會銀袋吃了極速晚餐︰BLT、蘋果汁、Movenpick。以CCC的水平來說是很簡陋的了,但我還是頗覺豪華(明明打烊了還是會把雪櫃裏所有能吃的找出來,是馬會啊﹗江湖地位也),最重要的還是情誼不減,有話無話都能愉快地把晚飯吃完。沒有十幾年的交情,真的不行啊。

2009年12月1日 星期二

寫到盡處居然會如願?

〔其實沒有什麼要說的,只是不想自己的照片再佔著blog的首頁而已。是王菀之。最近在腦海裏的不是〈月亮說〉就是她的〈小團圓〉。其實也沒有很喜歡到什麼程度,更曾經一度覺得她太自覺自己的輕逸與才華了。誰知又這麼會plug歌,在903跟雲妮說「小團圓實在太好聽了。」只有她這麼自然說得出口﹗〕

video

小團圓
曲: 王菀之
詞: 黃偉文

翻開 你的 小說
快樂 是 消失於哪篇
聰明 何處 才累積到
使你學會 望闊點
鏡破了 看著那閃亮 而不是碎片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吃 捨得穿 不會亂
其實你 又怕苦 又怕酸 難免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缺陷才像圓
人生方好演

一起約好 過年
缺席人物 多於往年
只能齊集 仍在的臉
趕快地拍下照片
你要記 記住這歡聚 而不是太短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吃 捨得穿 不會亂
其實你 又怕苦 又怕酸 難免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缺陷才像圓

誰的書 寫到盡處 居然會如願
自傳中 千轉萬轉 竟如初所算
在最壞時候 懂得笑 哭得出 不會亂
其實我 亦怕苦 亦怕酸 難免
做個壞一點的打算 錯誤才越甜

在最壞時候 想一遍 這一點 好片段

誰的書寫到盡處居然會如願?當然是〈傾城之戀〉啦,沒有更好關於柳暗花明的故事,恨得牙癢癢。張小姐,無人比她更懂缺憾美,因為她愛上個充滿缺憾的人啊。我?注定不懂缺憾美,又或者一知半解吧。

p.s. 關於你說的《1Q84》,佩服佩服,比發現叮噹是大雄自閉症產物更震撼(雖然那是假的)。
但更重要的是,那讓我知道更多關於你而不是村上的事。
為什麼我身邊的人總有這麼多爆炸式的發現呢?為什麼我想不到呢?為什麼我知道了又久久不能說呢?你們快點自我引爆吧,不然會悶死我。
忽然想起,〈月亮說〉有一句是很好的——「哪有動情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