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3日 星期一

請注意情深

〔這篇很自私,很無聊。我只想說,從此只能非常喜歡這個公園了。〕
補充一句,原來把iPhone鏡頭貼近望遠鏡的eye cup,移動一下,捕捉一下,就可以拍到類似以下的照片。
很漂亮。真正的驚鴻一瞥。

不過,當你知道牠的名字叫「普通鸕鶿」時有幾好笑、當一隻繁殖期蒼鷺的白色長羽迎風飄起有幾似一個神氣的大佬、同時頭頂黑冠被逆風吹起時又有幾似一個傻佬……我卻無法一一讓你知道了。

video

最後一句,原來《春逝》中片末男主角要收錄的「風吹草動」的聲音,真是有的。我的鏡頭不夠定,但仍然沙沙沙,清晰可聞。

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給姐燒個,毛氈

〔我敢寫這篇,完全是因為1. 這blog是沒有稿費的,換言之,完全免費,公器私用天經地義。2. 聽說內地不會看到 Blogspot。3. 而我真的喜歡她。〕
明明是人仰馬翻的三日兩夜,嚴肅到不行的文學獎工作日,但見毛尖,粉絲心情愉快到自己都不好意思。苦苦克制,被尖姐一句戲言「我是男人我也喜歡她」,開心到差點衝口「你是男人我更喜歡你啦!」但有駱君在,死命要矜持,不然隨時被狠狠惡惡地搞笑十年。

但人去後,還是不能免俗,Google一下圖片,在一大堆頂級毛尖綠茶照片中,搜出叫人暈幾日的「家居照」,震撼絕對是《對照記》的級數。

這就是如果是男人我也會喜歡Ta的毛尖。
但其實也曾有非常罪,非常美的少女校園照。
這樣的客廳很亂來很文人,幾多呎、幾多錢、租還是買,都不重要了。
這樣的書房,這樣的角度,很配合「小資教母」的派頭。有一隻老虎在書房。

碎花睡衣,親子讀書,竟能型到這個份上,還有什麼可說。(btw, 看的是《七十年代》呢,BD,「人頭馬」之說,就這樣算了吧。)
好吧,輕輕的粉一下就好了,不然太嚇人。也不要太過執迷影像,看書是正經。兩個補充,題目中的「毛氈」是今天「聆聽達人」在電話中的又一傑作︰「冇左毛氈所以若有所失……?今日的確凍左好多。」至於為什麼要給姐燒個,若是未看,給大家貼個名篇,蘋果樹下,和這個blog一樣,也是完全免費的,真是天理何在︰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apple/art/20120219/16082392

p.s. 恭喜全宇宙第一美人勇奪視后和最受歡迎電視女角色。有人一邊做功課一邊彷彿聽到︰「多謝好早已經話我係全宇宙第一美人的DSG。」

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如此亞視

〔晨起,希望找一段關於語言與文化承傳的關係的引語,找著找著,找到牟宗三,找到1993年亞視製作的這個特輯。〕



很樸素的特輯,很珍貴。見到陳特師、黃繼持師,幾乎流淚,想對著電腦向他們問好。

享福成不了佛,香港有文明沒文化,講供樓講房子時的心不在焉……這些零碎的意見與印象,當然比不上閱讀〈心體與性體〉、〈圓善論〉,但藉著科技,還是那麼可觸可感。

桂林街也好、農圃道也好,真正的一代宗師,在此。超越絕望與悲情,秉承人的理性(「現實是個什麼詞?你說清楚一點,你這個不行,你發言清楚一點嘛。」棒喝﹗)擺脫落後(與物質文明無涉)的命運。

採訪一個反共國學大師,談生活、講哲學、與學生閒話、行樓梯、吃山東菜、連主持記者的普通話都很普通地沒有什麼修飾,幾好。二十年前,如此亞視,有品有格。

2013年12月8日 星期日

生而為人,我很感激。

〔我的學習年代,我的人生重要時刻,全都在這裏渡過了。〕
從來不曾刻意跟別人說自己是「中大人」(也許大家都太知道吧,十幾廿年來都見到你呀WNY),也覺得追問別人是否中大,哪年畢業,哪個書院,甚至有意無意開開港大的玩笑,都是很「山頭」的態度。世界很大,不應如此。

但今夜,就讓我狠狠地「山頭」一下吧﹗我是中大人﹗中大人,都有傻傻地的品質,做不求回報的事,容易激動,寫文章都特別多感嘆號﹗我們有時會幾老土,或曰幾樸素,我們不以在社會上「撈得好掂」為榮,我們會大大聲唱校歌院歌,「廣大出胸襟 悠久見生成」「漫漫長夜 屹立明燈 使命莫辜負」,我們的晚會有經典民歌、也有中大人才識笑的「唔該行入D」〈校巴之歌〉,我們玩樂之餘又有老師不忘提醒烽火台上的學運精神,先輩的艱險中奮進;我們搞不會讓大學提升國際排名的燈光晚會,我們的校長會叫大家「早D返去溫書呀,考試呀。」

我很慶幸參加了這個活動。感激這個教育過我的地方,感激這裏教育過我的人。

可惜沙畫演出照片一張也沒拍到,而且沙畫,如曼陀羅,隨畫隨逝。但我真有很認真準備的呀。
謝謝海潮,原來即場配樂與配圖咁驚咁好玩。也讓我有一個很特別的機會,朗讀老師的文章。我需要天空。我們都需要天空。

2013年12月3日 星期二

啟迪,真正的啟迪

〔感謝SG星期日郊遊前嘈之巴閉催促我快點出門,使我只得在一秒之間作決定,從門口那一排書架中隨意挑了最薄的一本就走人。上得巴士安頓下來,一看——三聯書店1989年版,張旭東譯本雅明《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抒情詩人》。〕

又到聖誕,以送禮物之名在eBay上狂bid狂click的我可不是人咁品〔一激動又寫廣東話〕,但看到一件件絕版限量心頭好以底價四份一待沽,又可以點呢?而係呢個時候,好似賣火柴的女孩,一劃,火光如豆,見到本雅明,佢話︰

「同對象建立最深刻的聯繫的方式就是擁有這個對象。但這個『擁有』絕非私有制意義上的佔有,『收藏者』並不像資產階級收藏家那樣把一件物品打上私有的記號,或像購買會升值的股票那樣把收藏品當作一種會帶來利潤的東西。相反,他把它們收集起來,置於自己的關懷之下,從而把它們永遠從市場上分離了出來,恢復了它們自身的尊嚴和價值。」

同一件二手皮褸建立最深刻的聯繫的方式就是買左佢,收集佢、關懷佢、把它從市場上完全分離出來,恢復佢作為一件皮褸的尊嚴和價值,著佢、用佢,我完全明白晒。

淘寶eBay不把以上一段放在首頁,就不要怪我沒有為網上購物提昇格調做過貢獻。

不過,今早最有illumination的一刻,其實是在晨光中,我在沙發上聽到你在電話裏問我「正在看什麼書?」我說︰「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抒情詩人。」你說︰「哦,即是教人如何寫詩發達的書。」我不得不傻笑著說是——同對象建立最深刻的聯繫方式,就是你說A,佢說B,然後卻無礙兩個人理解中間那個C,D和E。